木鱼儿被敲敲敲敲敲

银魂盗笔全职呀www自己挖的坑跪着也填不完_(:3 ∠)纯种0欢迎来撩来勾搭x

【湫鲲】乾坤春秋

呼赶上了26号!
有点短?……最后还是用手机再打了一遍qwq
抛弃pad的我决定两天一更。
还有,请自行代入改名字……很久很久以前的故事。

   
01   
    穿透云雾,眼前浮现出枝繁叶茂一棵大椿。
    “你若是累了,尽管来歇脚便是。”
    初见时男孩一身红衣,懒懒靠在大椿树下仰头招呼,白发在翅膀制造的风中飘起。“传说中的鹏?”他打量同化为人形的对方,露出明朗略带稚气的笑,“我是椿。”
    都是天神,还要带上传说中这样的形容,鹏觉得好笑。树上大鸟收了翅,歪头梳理羽毛。
    “从这里到南冥还有多远?”他问。。
    他已经连续不停飞了多久,自己也记不太清,问个距离,怎么说也算是有个念想。
    疲惫感涌上来,鹏叹口气,干脆在椿身旁坐下。
    “南冥?那不是你要去的地方吗,我不清楚。”椿往旁边挪了挪,生怕人不理自己似的积极提议,“你在这歇着,说不定会有路过的其他天神,可以去问问他们。我去不了太远地方,你给我讲讲这一路的事情呗。”
    鹏没接话。
    这一路对他来说,不过是白茫茫无尽的水汽,一成不变,成不了谈资。
    “之前我听上一辈大鹏说啊,”椿没得到回应,自言自语,“北冥水清木华,云海千里,流霞若锦,星月似璧。鲲化为鹏,双翼可使……使万象世风起舞!吟鸣可令万物苍生……聆听?”
    “哪有这么好。”鹏淡淡回应,这孩子,也太容易认真了些,“北冥再怎么说,也只是个需要离开的地方而已。”
    “多好,有许多地方可去。”椿揪着地上草皮,突然变的郁郁不乐,“根长在这里,怎么都办不到。”
    天色暗下来,神界的天空空荡无物。
    “一样的。如果你愿意去了解……其实我们都是一样的。”
    椿侧身注视鹏,想明白这句话的意思,却再没得到回音。



02
    鹏就在大椿上歇下来。
    天神一代新旧更迭极缓,往往旧神死亡才能迎来新神诞生。新神继承旧神的记忆,在无止境的生命中忍受着孤独的煎熬。
     鹏生于北冥,诞生时他睁眼,只见到一个背影乘 风而起。有力的翅膀激起水花劈头盖脸砸下来。
    “哥哥……?”他懵懵懂懂喊了一声,却并不明白这个词的意思,“你去哪儿?”
    狂风撕开黑云之时漫天水光像极了星光,这是他见过的最美的景色。哥哥没有回头,水珠尽数落下后北冥混沌一片。
    那时他不懂,在黑暗中孤身一人,漫无边际的游荡。北冥的水凉的刺骨。
    突然偌大的水池里响起一个声音,叫他哥哥。回头的瞬间不属于他的记忆潮水般涌入脑海。
    传承。这一刻他真正成为了鹏,明白自己的使命便是从北向南。他透过哥哥早已死去的眼睛看到南冥,一样的天昏水暗,一样的死寂。
    “我要走啦,”他蹭蹭刚刚认识的,名义上的妹妹,“再见。”
    妹妹懵懂的望着,一如当年的自己,眼神里带着生来就有的眷恋。
    “再见。”她问,“那我呢?哥哥。”
    鹏转身欲走,听到这话一顿。
    “我在南冥等你。”
    到那时你自然会明白,这便是条通向黄泉的康庄大道。我们做天神的,最终都无可挽回的要踏上自己的宿命。
    在这之前留个念想在,未尝不是一件幸事。
    乘风而起时他回头,看到妹妹满眼星光,就已经做好了心理准备迎接将来的生活。
    九万里高空只有白茫茫水汽,当他麻木的扇着翅膀时眼帘撞入一抹绿色。树下有个红衣少年邀他歇脚,告诉他北冥水清木华,云海千里,流霞若锦,星月似璧。
    在这里鹏突然反悔,突然想反抗命运,想留在这里陪他一起,体会自己不知道的另一个北冥。



03
    一大早就被椿的大惊小怪惊醒了。
    “我说!你离得远一些!”鹏睡眼惺忪瞅着大喊大叫的小男生,小男生面前立着五大三粗一个男人,头上蹿火。
    鹏惊出一身冷汗,赶紧爬起来拉架。
    “不好意思啊不好意思。”他忙不迭道歉,压低声音制止椿,“别吵了,人家都发火了!”
    椿鼓着脸盯了鹏好一阵子,没忍住大笑。
    “喂,”椿对那男人示意,“祝融哥,这位是鹏。只要你小心不烧了我,就过来坐下吧。”
     “喔是传说中的鹏啊,”祝融自来熟的伸出手打招呼,“南冥不远啦,再飞几年差不多就能到。”
    “…………”生无可恋。
    你们,偏要加上传说中的这个形容词吗。
    不过虽然看上去那么糙汉,倒真是心思细腻啊。直接说出了自己还没来得及问的信息。
    “准备去哪里?”椿从树洞掏出来坛酒,给三人分别斟上,抬头问祝融。
    “再走一阵,往东拐,去拜访一下灵婆。”祝融闻了闻,放下酒杯,“心真大,给火神灌酒。”
     “灵婆?”椿好奇宝宝脸凑近祝融,“去干嘛?改命啊。”
     “上次下棋他输了,说赔我块水玉,”祝融一脸嫌弃,按着额头推开椿,“我去拿回来。”
     椿被推得一仰,砸在鹏大腿面上,鹏被砸的倒吸口气,刚刚抿的一口酒全呛进了气管里。
    “水玉?”椿赶紧爬起来给鹏拍背顺气,“你还嫌活的不够长?辛辛苦苦过去,就为拿这么个不中用的玩意?”
    “少一物不如多一物,”祝融耸耸肩,“而且就是因为太过无聊啊…才想着干脆跑这一趟。对了,鹏,你打算什么时候再走?”
     鹏好不容易摆脱咳得撕心裂肺的窘境,听到这略显唐突的问句一愣:“我……再过几天。”
    他总不能坦白说自己不想尽使命了,打算交个朋友悠哉悠哉。祝融也没说什么,看起来心事重重。
    大半夜的鹏惊醒,发觉椿的一条胳膊整个压在自己胸口睡得天昏地暗,祝融却靠在树边,脸在火光下被勾出分明的阴影。
    “怎么了?”他迷迷糊糊挪开椿坐起来,问。
    好一会祝融才意识到他的苏醒,招招手示意他过去。
    “你该走了。”
     鹏一下没反应过来,呆呆的盯着祝融发愣。
     “犹豫的越久,力量越弱。当被判定为不够资格再做天神,你就已经死了。”
     “我们的一举一动都关乎到下界……所以身为天神,只要按预设好的轨迹活过一代就好。”
      “你胡说什么……?”鹏艰难的理解着,“我现在活的好好的,我随时都可以出发!”
     他伸手想唤下大鹏,却一下感受不到人形与本体之间的联结。鹏心底一凉,三两下爬上树去。
     椿在睡梦中发出不安稳的哼哼声,就着火光鹏看到自己本体的大鸟眼睛闭着,羽毛已经略微黯淡下去。
     他意识到祝融是对的,如果不去赴南冥的黄泉之宴,自己将会消失在这枝繁叶茂的大椿树下。
    
    
    -TBC-

嗯,感兴趣可以订tagw谢谢看完w
   
   

评论(5)

热度(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