木鱼儿被敲敲敲敲敲

银魂盗笔全职呀www自己挖的坑跪着也填不完_(:3 ∠)纯种0欢迎来撩来勾搭x

    相信我我本来不想写段子……当肉吃也可以
    还有松子被烧衣服这锅我不背2333333

    赤松子见到祝融的第一眼,看到了他的头发,很有种浇灭的冲动。但他及时制止了自己。
    他琢磨着跟这人搞好关系,以后烤红薯烤玉米棒子就不用自己再劳心劳力了。
    毕竟天晓得在这种潮湿到四处是鱼的环境里,生一把火有多么的艰辛。廷牧妹妹闹着要吃,善良如松子怎么忍心拒绝。
    事实证明只要你的心是善良的,什么好事都可能发生。在自己身上,或者在别人眼里。
    当松子反应过来时浑身已经烧的发烫,他惊慌失措盯着身上的男人,感觉那人头上的火直直烧进自己心里。
    “衣服不用心疼,”祝融俯下身,享受着唇齿间的清凉,“我用火,断然不会伤到你。”
    你不会伤到我,因为我已经烧起来了。
    偏要这样把你的温度全部传递到我身上吗,适可而止啊,喂。
    不要再往下了。
    听到了他心里话似的,祝融停了动作。赤松子模模糊糊看到那人重凑近自己耳边,还以为他终于理解了自己的心不甘情不愿。
    还挺善解人意,不是吗?
    下一秒门外廷牧捂住妹妹的眼睛将她迅速拖离门边。
    这把邪火由外及内,最终是从内而外的点起来了。
    一开始就浇灭最好了。后来赤松子气鼓鼓瞪着几步外倒腾烤玉米棒子的祝融,恶狠狠的这么想着。
   

评论(2)

热度(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