木鱼儿被敲敲敲敲敲

银魂盗笔全职呀www自己挖的坑跪着也填不完_(:3 ∠)纯种0欢迎来撩来勾搭x

【银魂】SAKURA

*背景二战sakura战术,超短篇www
*主银土少青葱冲神
*……大过年的我这样真的好嘛(笑
・゜゚・*:.。..。.:*・'(*゚▽゚*)'・*:.。. .。.:*・゜゚・*


正文开w


00
“他有亲属在吗?”
“有一个姐姐,在前线的医疗队里。”
“把她调回来,抚恤金加倍,我们只能这么办了。”
“她已经牺牲了,全员覆灭。”
“……”
“连尸首都没有人运回来,我接到消息的那天正是飞行员选拔的日子。”


01
坂田银时费了不少劲去搜寻卫生间,仓库,资料室,在吸烟区转悠了半个小时后最终决定回办公室门口守株待兔。
刚才他在上交SAKURA分队名单前又比对了一遍,吓出一身冷汗。
SAKURA飞行组说白了就是自杀式袭击人员名单,分为九人一小队,由经验丰富的飞行员带队,在新任飞行员中选拔出优秀者,驾驶SAKURA轻型机撞击美国舰队。除了领队外没人知道他们此行的目的,他们在最后一刻才被告知。
天皇需要你们,用鲜血铺洒出大日本帝国的荣光吧。
上级对这个计划看的很重,一副胜败在此一举的紧张形势。银时是文职,从最初接手时的错愕愤懑变得只剩淡漠的悲哀,挥手送走一拨拨熟悉的人,接着是不熟悉的人。
但现在第一分队只剩了八个人,可能是抄录时出了纰漏。他庆幸于自己眼尖,伸手拿名册准备补上。
他并不希望多一个人去送死,但队形中缺一架飞机实在过于显眼,到时候掉的就是他和土方的脑袋。银时想象着白毛和黑毛并排在地上,倒是挺有喜感。
然后他笑不出来了,死盯着漏掉的名字。
冲田总悟。
得,扯什么纰漏,最大的纰漏就是同事的那个黑毛。
远远的有烟味飘过来,脚步声顿了一下有若无其事的走过。银时抽出快被咬烂的草莓棒冰的木棒甩手扔进垃圾箱,一脸阳光灿烂迎上去。
“呦这不是多串吗?都下班点了怎么还来啊?”
“啊……”土方慌乱了一秒,“啊!你不也是吗?这么晚还努力工作,是想被表扬吗啊哈哈哈哈!”
“我把所有文件又仔细的检查了一遍然后上交了,所以才到这个点。”
“真不错嘛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SAKURA的分组也交了,九人一小组排的整整齐齐的。”
土方不笑了,盯着银时看了一会儿,垂下头又摸烟点燃。烟气盘旋散开遮住了墙上的告示牌。
“昨天下午近藤切腹谢罪,罪名是消极避战有辱国威。”银时先开口,“活下来的新人被排到第四拨SAKURA里。”
“我听说了。”
近藤带领SAKURA第二拨三小队出发时,在场的人压根就没想过他们会完好无损的回来。
本来就是自杀式攻击,你这么毫发无损的回来算什么?轻型机上没有弹射装置只装了炸药,你们总不可能是把飞机停在军舰上引燃然后自己游回来了吧?说出来也没人信。
消息传出去就高层震怒,老牌飞行员被送上军事法庭,舆论哗然。
“我知道他肯定要死,从我听说他带队的时候我就知道他要挂了。”土方吐一口烟,“不管以哪种方式,但是他还小。”
“你要用你的脑袋换他的我不介意,”银时不含糊,“但我好不容易转文职。”
原本银时也是飞行员,技术过硬,排在同期入伍第一,要不是后来转了文职,说不准这次SAKURA计划第一拨带队就有他。
那么多人想转职,其中不乏有势力的家族成员,可偏偏是这个没钱没背景的战斗型人员成功了,一边收拾东西一边还咕哝着“啊,还是开飞机好”之类的牢骚话,不得不让人浮想联翩。
土方听到过一些传言,都和一个叫松阳的人有关。但他并没有在资料室找到这人的任何信息。
从银时的种种表现来看,这人似乎对他很重要。
待在自己不喜欢的位子上还死赖着不走,真够难为他的。
“他有家属吗?”银时突然再次开口。
“有一个姐姐,昨天我们已经谈过这个问题了。”土方把烟头按灭在墙上。
总是温柔的笑着的女子,坐在前廊冲他们挥手告别。再见时她已患上严重的肺病,硬撑着忙碌在手术台前。
手术台也只是一块简陋的床板而已。那次他伤的很重,积累下的军功勉强够他恢复后谋求一份文职的工作。然后他知道了那个和他一起来的小男孩瞒着他参了军。
他还担心怎么给她交代,就接到了那通电报,还有选拔的结果。
“说不定等他们发现,战争刚好结束了呢,”土方自言自语,念叨着连自己都不信的废话,“万一他们疏忽了,或者说投降了,万一就差这一队……”
“你看着他从小长起来,心情我能理解,但你准备换谁上去?”银时听起来少见的无奈,“别说就这么空着,我不给你陪葬,阿银我可要活蹦乱跳的看到和平。”
那人……一定参与这个计划了,说不准SAKURA还是他一手搞出来的。
不然为什么刚好在启动SAKURA之前他死了,随后自己就被安排到安全的位置?
如果不这么做,日本虽然力竭,仍可以再拼一段时间。SAKURA相当于掏空了军队中的主战力量,是为了逼迫政府投降?为了和平?
谁知道呢,银时只知道自己不能死,至少现在不行。
土方靠在墙上。
这事不用思考都明白应该怎么做。选拔出的飞行员个个都年轻,健康,有父母等他们回去,多活一秒就多一分保全的希望,唯一公平的办法就是服从安排。
而面前的银时,一副老不正经的样子,看起来一无所有一无所求。
他本以为可以使自己的罪恶减到最小,他发现他错的很离谱。
今夜……战争突然结束…就好了。
“再说也没什么意义,我回去了。”银时转身走开,“腿麻。”
“哦对,”他又停下,但没回头,“等下你思考完人生,记得把表交上去,在你桌上放着。”
“啥?”
“SAKURA,SAKURA,”银时不耐烦的挥挥手,“偏要说两遍吗?”


02
“哟大哥,是你啊,”银时被人一拍,“土方他没来?”
“啊,”银时挠头,“我替他。”
“还是老样子,”少年轻笑一声,“碍事的人…不来也好。”
窗外的轻型机已整装待发,机身反射着阳光,闪出漫天的樱花。
“站过去,点名了。”
“帮我个忙,那个中国妹子,认识吧?”少年顿了一下,“她不该被卷进来,你知道的。”
银时还没答话,少年已站进队伍里冲他招了下手,向窗外的阳光走去。
他不意外少年能推测出事实,但这请求却的确有些难办。
那姑娘他一开始就关注着,天赋绝佳,只是丧失了先前的记忆,被拐带着成了飞行员。她并不知道自己是中国人。
而前不久,他才亲手把她写进了另一组九人小队中。
他看着飞机陆续起飞,轰鸣声冲击耳膜。每一架飞在光上的机身都投下被拉长的阴影,他站在阴影里仰望这些一去不复返的大鸟,想象火光在海面上炸开,地动山摇。

评论

热度(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