木鱼儿被敲敲敲敲敲

银魂盗笔全职呀www自己挖的坑跪着也填不完_(:3 ∠)纯种0欢迎来撩来勾搭x

【百日喻王-31】闲人勿近


00


王杰希曾试过在雨中抓住些什么。 


那天雨幕后是影影绰绰的万家灯火,整个城市最温暖绚烂的景象毫无保留的出现在他眼前。


01


“你好,戴小姐是吗?抱歉久等了。”


“啊,喻先生吗。没关系的,我也才刚到。”


“实在是不好意思,还麻烦你大晚上跑来一趟。”喻文州保持着完美的八颗牙微笑,伸手把王杰希从背后扯出来,“介绍一下,这是我男朋友王杰希。”


桌上的华夫饼若无其事的冒着热气,空气微妙的流动了一下。


王杰希和双马尾的少女面色僵硬的对望,在心里狠狠骂了一句。


啧,心脏


就在半个小时前,他还优哉游哉坐在电视前咬冰棒,喻文州突然穿得一本正经的出现说王杰希你必须跟我走一趟。当时他还不清楚发生了什么,在混混沌沌的颠簸了半个多小时后,他才悲哀的发现,自己乱入了一个相亲现场。


而且没有任何预告的,被拿来做了挡箭牌。


眼下这情况自己也不好不配合,王杰希像呆滞的妹子伸出手,心说喻文州这事办的太不厚道。


自己先不说,等下把人家姑娘惹哭了怎么办。


谁知那妹子不怒反笑双目含泪一连他乡遇故知的表情回握住王杰希的手,热情的歌颂了国家歌颂了党最后表达了如果世界多一些你们这样的人就不会有战争就会更加美好的主题思想。


最后她还意犹未尽的拍拍王杰希的肩膀表示,华夫饼还没吃就送给他们了,请他们一定要天长地久和和美美。


王杰希沉默着看看妹子欢快跑走的背影,又沉默着看看喻文州。后者已经毫不顾忌的叉起华夫饼往嘴里送,冲他晃晃叉子。


世界的水太深。


“多好的姑娘啊,”喻文州感慨,“来一口吗?”


“是啊,多好的姑娘。”王杰希在喻文州对面拉开椅子坐下,“你说不定耽搁了人家的人生大事,还好意思在这白吃。”


“欸怎么能叫我耽搁了,”喻文州又叉起半块草莓,“如果她真的跟了我,我又对她没感觉,那才叫耽搁了,啊?”


“你才见了她一面,话都没说,怎么就下定论了。”


“行了吧,又不是你女儿。”喻文州吃掉最后一点奶油,擦擦嘴,“我记得旁边有个商场,好不容易来一趟去逛逛不?”


“行,”王杰希长出一口气,“顺便给我买点东西,就当赔礼道歉了。”


王杰希已经在喻文州家住了三年。 


三年前的那场大火在烧光了他的过去的同时烧没了喻文州的工作,又在几个月后间接烧走了喻文州的女朋友。


对此王杰希并没有太多想法,毕竟火不是他放的,而且他无处可去,但喻文州充分的利用了这一点。


从此以后王杰希荣幸的成为了喻先生的专属钟点工,现在看来好像还增加了帮他挡掉相亲的义务。


任重而道远。


王杰希郁闷地回想着三年的全职家政生活,适时的告诫自己要知足。


毕竟就算是这样的生活,也是他之前想都不敢想的。


周六的晚上街道人总是很多,喧闹声被灯光包裹着好像能漂浮在空中一样。商场也是一片喧哗,一层充分地展示了是节就过的国人习性。王杰希一进门就意识到,万圣节要到了。


满眼的南瓜和斗篷,标示牌也换成了古堡的背景,有一群小蝙蝠扑腾着飞出来。


“挑一个?”喻文州狡黠地笑了,“就当赔礼。反正你也没钱。”


对,王杰希没有钱。


一个小男孩带着鬼面具从王杰希身边喊叫着跑过去,另一个更小的女孩提着南瓜灯跌跌撞撞在后面追。


明明都是小孩子的玩意。


一分钱难死英雄好汉,此刻王杰希又回想起了,那些与单身汉居住环境奋战的日夜,和时刻会被嘲讽的屈辱。


“不用了。”他果断的拒绝。


话说了一半就被喻文州暴力扣下的帽子打断,帽檐把视线完完全全地挡住。喻文州摸出手机咔嚓拍了一张,举给王杰希看:“我倒觉得这就挺好,有种无缝衔接的感觉诶。”


哪里无缝了!王杰希在至少大了三码的魔术帽里挣扎。


突然喻文州举着的手机就响了,看清来电显示后两人心里都是咯噔一声。


妈。


哦。


忘记说,撺掇刚刚那场相亲的媒人,是喻母的亲戚。


喻文州赴死般深吸一口气,划过屏幕。


“妈你听我解释……”


话没说完,隔着屏幕和帽子王杰希都能感觉到通过媒人得知自己儿子是个gay的喻家领导的愤怒。


喻文州开始还试图插话,后来就完全放弃,低着头嗯嗯啊啊应着,眼神一点一点暗淡下去,看的王杰希心一抽。


原来他问过想方设法逃避相亲的喻文州问什么,喻文州打量他像在打量一只麒麟和熊猫的杂交种。


“我自己看上的就算了,我为什么要和别人带来的女的拴在一起?”他的眼神明亮,“我才二十几岁,我还有那么多年好活。”


现在他却低着头,说,好吧。


王杰希揉着帽子等喻文州挂电话,帽尖上的星星一抖一抖显得委委屈屈的。


心里那点蠢蠢欲动的想法早已经生根发芽,但王杰希刻意的压制着它们。


这不可能,他又一次告诫自己,要知足。


从商场出来临近半夜,人群高峰期已经过去,大街上呈现出一片渐趋安静的繁华。两人默默并肩走着,王杰希抬起头努力维持着帽子的平衡。    喻家下了死命令,要求喻文州不管相不相亲,年底都要带个女的回去结婚。


“还有两个月,你打算怎么办?”


“谁知道,顺其自然?大不了到时候租一个回去先缓一缓。”


王杰希撇撇嘴,然后惊觉于自己的变化。


搁在三年前他可能会专注于街灯,专注于曾经在黑暗中无数次自己描绘在脑海里的灿烂景象,但现在他已经看惯了。


喻文州侧头看到王杰希正发呆的侧脸,突然有种恶作剧的心态。


“王杰希,”他说,“你记得你还欠我一个大人情债么。”


王杰希一怔,惶恐地扭头,帽子顺势滑下来遮住了一只眼睛。


怎么可能忘,因为喻文州他才逃离了那个梦魇,否则他现在还可能孤独的存活在那不为人知的地下室,或者已经死了,被拉到城郊,埋在潮腥的泥土下面。无论哪一个结局都是他不愿意接受的。


一个温热的吻覆盖到他的唇上,很浅,却带着男性荷尔蒙的气味缠绵不去,他身体一僵,听到喻文州带笑的声音在耳边盘旋。


“大概真是gay的话就不用赶年底结婚了,”他说,“敢不敢玩一玩?”


熟悉的味道充斥着王杰希的鼻腔和口腔,他把下巴搭在喻文州肩窝上,搭的心安理得。


“好。”


—TBC—

评论

热度(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