木鱼儿被敲敲敲敲敲

银魂盗笔全职呀www自己挖的坑跪着也填不完_(:3 ∠)纯种0欢迎来撩来勾搭x

【周翔】【东北呢旮旯】【1】


来东北的第一天就遇到各种神奇的事情www
一部分纪实一部分脑洞猜猜看吗www
脑洞开了两个分开来好了
可能有重复一些☆*:.o.。.:*☆





01
对于毕业游这类事情,孙翔一开始是拒绝的。尤其是当他听到周泽楷计划去东北的时候。
但最后还是上了贼船。
他们报了个团,从长春出发去长白山。从飞机上下来后坐动车去宾馆。
“人生经验值又增加了,”孙翔玩着动车票,“坐多长时间?”
“十分钟。”周泽楷靠在箱子上。
“……”孙翔又一次被刷新了经验值,“那才刚坐下就要起来啊。不对,这没坐下就要起来啊。”
周泽楷点点头,示意他去检票。
检票口乌泱泱挤了一片人,工作人员喊着“后面的人来第三个口排一列”,人群就乖乖的分出一部分。
然后继续挤成一片。
周泽楷把票从插口塞进去,又从上端拔出来,入口的门晃着打开了。
孙翔把票从插口塞进去,又从上端……
诶。
塞不进去。
塞。
诶。
票没出来诶。
看看。
诶。
票呢。
“诶呀妈呀,”检票口的胖大妈凑过来,“诶呀妈呀,后面的都去另一个了啊,你等下啊。”
孙翔看她利索的拿钥匙把机器盖打开,把自己歪歪斜斜的票扯出来。
“拿好了,对,塞,诶呀妈呀。”
周泽楷只是笑,看看表,靠在箱子上。


02
“01车11A,你的呢?”
“11B。”
原来动车站和地铁站一样,一堆一堆人等在指定位置。孙翔抬头看看。
“这是03车的,01往这边。”
“是这边。”周泽楷有不同意见。
结果他们只好问穿着制服的东北大叔。
“不是咱汉字博大精深的你们怎么就看不明白呢,”流利的东北腔,“看样子年纪轻轻都上过学嘛咋这都看不懂呢。”
孙翔这才看到牌子底下还有一行小字:此位03,1,2往后,4,5往前。
……不是你牌子竖着放怎么算往后啊,啊?


03
“出北站,到南站。”
这六个字带来的后果就是两人一直走一直走,从动车站最左走到最右,然后看到一个通道口写着北站至南站。
然后下扶梯,下扶梯,从通道的最后面走到了最前面。
上扶梯,上扶梯。
孙翔前天晚上才看完新闻和视频,战战兢兢连蹦带跳要避开扶梯的第二块板子。
然后是过马路。周泽楷说小心,很自然的抓住他的手腕。
还是走。
孙翔就想起来有个谁来着曾经充满自豪感的给他说:“东北,很大的。”
嗯。是。
一条街上手机缴费处和饭店交错着开,几乎每个缴费处都写着“专业纹身”,路中间也摆的纹身图案。孙翔才意识到这一路的确看到了不少人有大大小小的纹身。
“到了。”周泽楷停下。
孙翔抬头。
“我靠,四钻级?”经验值蹭蹭的往上窜,“有这说法?”
周泽楷掏出手机仔细的拍下了门口上面写着国家四钻级酒店的大金匾。



04
酒店环境还不错,孙翔一觉睡到下午,觉得饿得不行。飞机餐都是骗人的,他恨恨的想。
“诶我记得来的时候看到了万达!我们去万达吃个饭还能看场电影!”孙翔想起来。
紧接着他又想起来那已经是两公里外的事了,万达在北站的对面。
好吧还是一样,走。
马路很宽还有个会车的路口,没有人行道。有一帮男人坐在公交站的栏杆上和交警很大声的聊,交警就大大咧咧站在路中间。
“……横穿?”真是个神奇的地方。
大家都在横穿,还穿的散散落落的,看起来一点安全感都没有。
周泽楷说小心,很自然的揽住了他的胳膊。
循序渐进。
这个万达看起来很大却好像没什么人气的样子,一进门孙翔就傻掉了。
地摊大卖场啊。
他觉得自己升级了。
“请问吃饭的地方在哪里?”来自周泽楷的问句。
“在三楼吧,我也是临时来帮忙的。”
孙翔心说三楼?这放眼望去连个电梯都没有二三楼都封着是什么鬼啦!
周泽楷拉着他就往里走。
他欣慰地看到里面变成了正正经经的商场。
“大概是外面那里被租出去了,真正的商场不影响。”周泽楷说。
“但是看起来人气还很低。”孙翔趴在直梯往下看,几乎没什么人,“怎么维持啊。”
周泽楷耸肩。
“万达嘛。”孙翔自己做出了解释。



05
吃春饼,2元/对。
“哎你们这个对是指什么啊。”
“就是两张,可以撕开,”服务生皱着眉头,“但是吧,不太好撕。”
“我们两个人点几张合适?”
“78对吧?67对?”
“行那先来七对,再加一张筋饼。”
“群里面闹开了小周,都说咱俩秀。”孙翔登录wifi,酒店房间里信号极差,只能趁这个机会刷网。
周泽楷弯着眼睛喝送的汤。
饼和菜送上来,很精致的感觉。
“诶不是诶卧槽诶他们是误会了什么吗?”孙翔觉得他把和小周在长春站的合影发上去后气氛有些不对,一抬头发现更不对,“啊啊啊你已经把筋饼吃掉了吗!我还没吃过啊!”
“我看你不饿。”周泽楷慢条斯理的试图把春饼从中间撕开,“其实不是很好吃,太油了。”
“虽然这么说还是想尝尝…”孙翔也拿一个撕,结果撕虽然撕开了,却撕的破破烂烂的。
“是不是这么吃啊。”孙翔看旁边人都直接两层卷,心里有些发虚。
“我觉得倒是有可能夹在里边。”周泽楷把两层圆饼搞成像夹馍一样的东西。
孙翔看了看,把两层圆饼撕成了两个菜合。
然后他又尝试了两层直接吃,单层披萨式,单层煎饼果子式,单层华夫筒式。
服务生的眼里已经带上了同情。
管呢。



06
回来洗个澡,虽然不是很热但还出了一层汗,孙翔把酒店的浴巾铺了一条在淋浴间外,脱了拖鞋拉开门光脚踩进去。
地板的凉意迅速传上来,孙翔瞬间就觉得肚子难受了一下,赶紧开了热水。
正洗着就听见卫生间门开了,透过水汽淋漓的玻璃门他看到周泽楷笑着靠在门口盯着他。
“……小周?”孙翔被看得浑身不自在,“你站那干嘛?”
周泽楷不说话。
“不是你站那我没法洗。”孙翔一咬牙。
“哦。”周泽楷说,“那我不站这儿了。”
他说着就去推门:“我进去。”
孙翔直接当机。
真有这意思?就说为什么群里一片起哄声!其实想想也没什么不好……但为什么没人告诉我啊!
他看周泽凯拉门,手足无措的把手放在把手上。
拉拉拉……他他他他拉那我就推!
等等不对!
周泽楷稳稳地接住了掉出来的孙翔,掩饰不住笑:“嗨。”
“你把我衣服弄湿了。”他镇静的说,顺手就把孙翔拦腰抱起来,“刚好脱下来给你擦擦?”
后来啊……
循序渐进嘛,对,循序渐进XD。


07
大半夜了,孙翔趴在床上自己郁闷,周泽楷轻声哼着坐在桌边剪指甲。外面下起雨,闷雷和闪电一阵接一阵。
“你还会唱歌啊。”孙翔没好气的说。
房间电话突然响了,铃声尖的吓两人一跳,孙翔顺手接起来。
“嗯?嗯412对啊。”
“啥?没,我们住进来没看到有东西。”
“啊……”
“那你们派个女的上来,记着穿工作服。”
周泽楷不易察觉的皱了皱眉:“怎么了?”
“前台,说是上一个房客落东西要进来找。”孙翔想了想,“没问题吧这。”
他哎呀哎呀的爬起来,蹲着翻出一瓶六神。
“我出去迎他们,”他交代,“万一不对你就跑。”
周泽楷还没来得及阻止孙翔已经出去了,只好苦笑,环视一圈房间,并没发现别人的东西。
往哪跑啊,要出去也是我出去好吗。
“开门开门。”很快孙翔就在外面敲门。
周泽楷一开门就是一群人涌进来,一男一女两个制服,还有两个男人,一个扎了条辫子径直往房间里走,准备打电话,另一个胳膊上有伤,就靠在门口冷冷的打量着周泽楷和孙翔。
气氛一下变的很紧张。
周泽楷戒备着,突然觉得最危险的是那唯一一个女职员。
“喂参谋长,啊,我们到了。”扎辫子那个打通了一个电话,又掏出一个手机拨号,“第一个床底下?”
孙翔的床。
扎辫子那个蹲下,一个手机一揣,单手就把床垫掀起来。
孙翔站的角度好,一眼就看到了厚厚一沓百元钞。
我勒个。
“有几沓?”辫子还在问,门口那个过来帮他撑着,他又掏出另一个手机。孙翔看到手机好像显示的视频通话状态,屏幕上是个女人。
他把手机对着床垫底下对了一两秒,收回去,又摸出一摞散钞。
“点一下,点一下。好,行,那我们就过去了。”辫子走了。
工作人员不停道歉,手伤那个又扫了他们一眼,最后离开。
房间里静了很久。
孙翔突然蹲到周泽楷的床边,努力掀开了床垫,叹了口气。
快满级了吧,再不济也能解锁新副本了。







-TBC-





评论(3)

热度(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