木鱼儿被敲敲敲敲敲

银魂盗笔全职呀www自己挖的坑跪着也填不完_(:3 ∠)纯种0欢迎来撩来勾搭x

【一念之间】

没有板子只好码码字,本来想写高威虐现在看来有银桂的倾向?
尽量不坑,尽量一半暖一半虐QwQ
cp略乱
那么开始吧?请绕道不要看orz
不过看了的话……还请多指教啊!

【1】垃圾堆里有小孩说的是真的
坂田银时觉得同宿舍的假发最近几天尤其不正常。
说起来他们已经同学了十八年,从幼儿园小班开始就像中了邪一样一直同学一直同桌。高三毕业时为了打破这个魔咒,银时特意看了假发的志愿表,然后狠狠地填上了另一所大学的名字。
交表之后他的确身心舒畅了一段时间,可后来他还是黑着脸拉开X大学的宿舍门不出所料的看到了已经到了正在铺床的假发。
“哟,真巧啊,银时。”桂小太郎毫无自觉的打着招呼。
明明是真不巧吧!银时一张暴走脸把自己砸到床板上。
因为语文成绩低了一分,最后一个录取名额被另一个相同成绩的人抢走了,他只好下延到这个大学。当时他的脸色一定极其的生无可恋,生无可恋到连隔壁的志村妙老师都看不下去,关切地送来了鸡蛋粥。
顺便一提,妙老师的弟弟志村新八正在这大学的附属高中读高三,志村妙则负责初中的体育课。
熟人都凑到一起的感觉真是呵呵哒,银时抽抽嘴角。
其实他并不讨厌假发,相反,作为相处了十几年的朋友他还挺喜欢这个天然呆。只是他无意中发现一旦自己和假发走在一起,周围人都会自动闪避并发出含义不明的嗡嗡声。这给银时造成了极大的困扰。
更过分的是有一天一个女生红着脸跑来说抱歉坂田前辈,我拍下了你和桂学长的背影,我可以用它参加摄影展么?
那个女生姓结野,比他低一级,作为一个出色的闷骚男,面对着自己的暗恋对象,他毫不犹豫的点了头。
当他还在意犹未尽女生脸红的小表情时,那张照片夺了冠,被挂在展子最显眼的地方,标题是:
轻抚你的发丝只为默默拥住你
银时一口血闷在胸里。
什么鬼!谁他妈要拥住他!谁轻抚谁的发丝了!我只是嫌他的头发晃来晃去要把它丢到一边去而已!而已!
结果大家都是一脸我们早知道了的欣慰表情。
大龄男青年坂田银时第一次暗恋,夭折。
又像是中了邪一样,以他的资质在大学里也是一等一,竟然到大三了还赤条条光棍一根,无论怎么软磨硬泡都无法摆脱注孤生的命运。
望着对面床上出落的越发妖娆妩媚的男人,银时恍恍惚惚明白了自己多年单身狗的原因。
越来越娘了,这个肉球控。
而且最近发生的事情让银时怀疑桂是不是真的想当娘了。
他竟然从外面捡回来了一个男孩,在银时大声喊出哇擦嘞之前坚定地告诉银时,这个男孩,以后就住在宿舍里。
这还不算,没等银时回过神,他就接着说,他还给这男孩起了个名字。
这名字听起来耳熟,银时皱着眉想了想,脑海中便浮现出一个沉默着一脸倔强的小男孩。
是,他们曾是朋友,所以并不难想起他,可那个男孩已经永远留在了七岁那个年纪。
高杉晋助。
高杉晋助,从此他又将常常听到这个已经遥远的有些疏离的名字。
银时不知道用什么表情面对桂,只好转个身面对墙。听到桂招呼局促的站着的脏兮兮的男孩——“你自己能洗澡吗?”
看样子得到了肯定地回答,桂从外厅回到卧室,翻翻翻翻腾出大二时出去露营用的睡袋。卫生间水声已经响起来,银时闷闷的问:“你真要让他睡客厅吗,假发?”
他本意是问你真要留住他么,桂却呆呆的停住脚步,抱着睡袋盯着他发愣:“难道你要让我睡出去吗?”
银时一口老血喷到墙上。
桂还在认真考虑这个提案:“嗯,其实也有道理。虽然是我把他从垃圾堆里捡回来的,但也不能随随便便就把他打发到客厅……”
“去去去出去铺睡袋去!”银时忍无可忍从床上弹坐起来。
你说你没事干去翻什么垃圾堆啊!你要证实小时候妈妈告诉过你的谎言吗!结果竟然真的存在这种设定吗!
他沮丧的重新趴回床上,有一搭没一搭听着门外桂絮絮叨叨的叮嘱晋助,有一种即将开始三口之家的俗辣感。
……啊靠原来自己这三年一直在和这个伪娘二人生活么,别这样。

评论(3)

热度(6)